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功润 > 战略性新兴产业如何扬帆出海

战略性新兴产业如何扬帆出海

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中,新兴产业合作是被提出的一项重点规划,要求“按照优势互补、互利互赢的原则,促进沿线地区相关国家在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领域的合作,推动促进创业投资的合作机制”。如何把在中国经济转型中担负重要使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与“一带一路”建设相结合,关乎国家经济的走向和发展前景。

“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伴随着基础生产要素和终端产能的多向流动。中国由于本身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一旦跨过相关技术门槛后很容易形成庞大产能。而“一带一路”建设从国际空间布局上分为东亚段、中亚段、西亚段、中东欧段和西欧段,其中包含拥有优质廉价生产原料的中亚各国,亦包含拥有广阔市场的南亚和东南亚,更包括消费能力强、科技水平高的中西欧国家,这对于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吸纳国际优势竞争要素、开拓多样化国际市场有着突出的现实意义。

抓住“一带一路”机遇,打造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国际竞争力,可以在三方面有切实作为:

其一,打破国际既得利益集团对中国高端产业的封杀。国际上有一些传统势力一直妄图边缘化中国,“一带一路”正是中国构建全球贸易新格局的有益尝试。“一带一路”倡议以历史维度的时间观和地缘经济的空间观为依托,是以中国为核心打造的横跨亚欧大陆的资源整合平台,开展紧密的经济合作是其中重要的一方面。因此,应该重点帮助以国资为引领的新兴产业“走出去”突破障碍,寻求有利发展空间。

其二,构建大空间资源整合新体系。信息化时代下,产业竞争是体系的竞争。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兼顾沿线各经济体工业化发展和经济转型实际需要,我国可以将以创新驱动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融入合作发展网络中。一方面,“一带一路”打通了亚、欧、非三大洲竞争力要素流动的渠道,形成一个规模空前的巨大市场。另一方面,国内通过多点开花的自贸区建设为纽带,加强与国外域内他国端口的对接,使原先的点状本位型发展模式得以改观,形成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新格局。比如,上海自贸试验区可以利用其“龙头”优势,将长江经济带沿线及长三角区域具备一定技术和成本优势的部分产业与沿线经济体的实际需求相对接,发挥传统产业价值链转移效应和生产要素重组效应。

其三,实现沿线地区间硬件和软件层面互联互通。市场经济最重要的基础之一,就是充分保障生产要素按照经济发展规律自由流动。“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精神体现为互联互通,需要从硬件层面和软件层面分别采取措施。在硬件层面,通过高速铁路(公路)网、内陆水运网、海上运输网、航空运输网、基建等方面实现交通、能源、通信等端口的通适性改进。在软件层面上,通过贸易自由化、竞争公平化、投资透明化、文化一体化等框架协议,减少制度、文化等方面的融通障碍。在这方面,上海自贸试验区可以在新兴产业中寻找真正拥有技术壁垒和创新能力的企业,寻找轻资产投入、能够创造良好现金流、商业模式优秀的企业,关心整个行业的扩张速度和下游需求的变化。同时,引导低端要素驱动向高端要素驱动过渡,根据竞争力要素禀赋差异,以与生产能力、市场目标相匹配为原则,进行战略性新兴产业门类的再筛选与再规划,为上海以及国内新兴产业扬帆出海做好资源的优化配置。

当然,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也存在风险。主要表现为:一是原材料和零部件成本高企。与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匹配的原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商的相对短缺与不断增长的需求之间形成的矛盾亟待解决。原材料和零部件供给源的开拓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控制生产成本、提升国际竞争力的关键之一。二是产业技术标准体系的缺失。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品和技术存在很高的不确定性,标准也一直没有得以统一。因此,产业标准制定权的争夺历来为各方关注焦点。期待我国更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抓住机遇,扬帆出海,成为“一带一路”产业发展价值链中的引领者、主导者。

(作者刘功润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研究员,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后)

原文首发于《解放日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