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功润 > 日元国际化启示

日元国际化启示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中国在地区经济事务中的影响力不断提高,人民币国际化将成为必然趋势。特别是随着“一带一路”的不断推进,人民币在区域性贸易、投融资领域的使用范围和使用规模不断扩大,“一带一路”对人民币国际化既是机遇,亦是挑战,更广大的市场随之可能带来更大的金融市场波动风险。随着人民币国际化水平的提高,人民币也将面临“特里芬难题”,人民币使用范围的扩大将使得通过货币政策调控我国宏观经济的难度增加。

 中国与日本同为亚洲国家,均为世界重要经济体,对外贸易占GDP的比重都很大,常年贸易顺差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吸取日元的国际化经验对人民币有一定借鉴作用。

 日元的国际化道路

 日元国际化程度的提高,与日本的金融制度改革密不可分。1970年代初,国际通货体制由固定汇率制转向浮动汇率制,日元出现升值,规避汇率风险,把出口贸易由美元结算改为日元结算,成为日元国际化的最初动因。1973年,日本开始发行日元债券,推进日元国际化,一些国家开始将日元纳入外汇储备。1980年,日本政府修改了《外汇及对外贸易管理法》,从“原则上禁止”修改为“原则上自由”使用日元,取消外汇管制和对外汇贷款的限制,基本取消了经常项目及资本项目的管制,原则上实行了外汇交易自由化。1986年,东京离岸金融市场开始营业,这一系列开放金融市场、取消外资流出限制以及取消对欧洲日元债券和居民海外存款的限制措施,掀起了一次日元国际化的高潮。

 此外,日本亦效仿美国的“马歇尔计划”,于20世纪80年代推行了“黑字回流计划”,将国际贸易盈余、外汇储备和国内私人资本,通过政府发展援助和商业贷款等渠道引向发展中国家,从而达到缓解国际压力、削减国际收支顺差、促进日本对外投资、改善日本对外关系等目标。该计划于1986年到1992年实施,总额约为650亿美元。事实表明,该计划帮助日本与受援国建立了良好的政经联系,扩大了贸易出口,拓宽了海外投资渠道,在促进日元国际化上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日元国际化的进程离不开日本政府的积极推动以及日本国内的金融改革,同时日本采取积极的对外援助政策也增强了日元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这些经验都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国际化受阻探因

在1997年东南亚危机之后,日本泡沫经济的破裂使得日元的国际化道路停滞不前,尤其是日元汇率大幅度的波动,对日本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一些进出口企业为了规避汇率风险都倾向选择美元代替日元进行支付结算,这在很大的程度上弱化了日元充当计价货币的职能。

除此之外,日本中央银行还实施了降低利率“量化宽松”的政策,以此来刺激国内经济,但是日本长期低迷的经济使得其他国家的央行减少了日元作为其储备货币的数量,又进一步地弱化了日元作为储备资产的职能,从此日元国际化的势头减弱,发展不前。

 人民币在国际化进程中所遇到的困境和日元有着许多相似点,例如对外贸易占GDP的比重都很大,均为世界重要经济体,常年贸易顺差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给本国货币带来了升值的压力等情况,但是日元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日元汇率的频繁波动和国内不发达的金融市场。在1980年代后期,日元兑美元汇率的大幅度波动,使国内的金融体制遭到严重威胁,造成了日元国际化滞后的后果,尤其是在1985年,美国联合英国、法国、德国与日本在纽约签订“广场协议”,逼迫日元升值,以此来平衡美日贸易中的国际逆差。

其次,日本国内金融的落后制约了日元国际化的发展,日本国内的金融市场和美国、西欧相比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使得日元不能在金融市场上进行回流,即政府对金融市场的严格保护,导致国内的金融体制建设达不到日元国际化的要求。

 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选择

 只有本国经济实力达到并保持在较高水平以后,才能实现本国货币的国际化。因此,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首要的条件就是要让我国经济继续保持平稳较快的发展势头,用强大的经济实力为人民币的价值背书。同时应抓住亚投行设立的机遇,利用这一平台,加强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政治交流,积极创造良好的国际经济、政治条件,并借“一带一路”建设的东风,促进与周边国家乃至世界各国的直接投资与贸易,提升我国实体经济的实力。我国还应当担负起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重任,保持人民币的币值稳定,提升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作用。

相较日本,我国现阶段的金融市场与金融体系发展还不成熟。“一带一路”的建设和亚投行的设立,将使得人民币在周边国家的使用和储备增加,也就意味着更大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和更多的人民币投资需求。继续改革和完善目前的金融市场与金融体系成为当务之急,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积极稳妥开展离岸金融业务,发展建立一个以人民币计值、开放活跃的国际资产市场。广泛发行以人民币计值的债券及其他金融产品,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人民币金融资产选择,不断提高人民币作为投资货币的价值,也是人民币国际化不可逾越的过程。

此外,人民币国际化还应当循序渐进。我国大陆地区以及港、澳、台四地使用四种货币,然则四地问经济、金融、贸易等往来非常频繁,文化上也同出一脉,只是政治制度上存在差异,若能实现统一的货币区域,人民币就能够同时结合大陆地区庞大的经济总量和香港、台湾地区较高的金融发展水平及开放水平的特点,在国际化道路上迈进一大步。

现阶段,人民币已基本上实现了周边化,在东南亚地区、西南边境地区、中亚、东北亚及港澳地区得到广泛认可和使用,我们应当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建设契机,积极与区域内各国家及地区进行贸易、援助和投资。由此出发,大力促进区域内采用人民币作为结算、投资和储备货币,并推动与更多的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一步一步增强人民币汇率的可控性和稳定性。

 所以,继续稳步推进人民币区域化,通过人民币周边化、区域化进而发展到人民币国际化,无疑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优先路径。

       (作者:刘功润、鲁仪诗、强正量,原文刊发于《 财经国家周刊》)
推荐 3